Cynthia

混乱邪恶,但我是个好人

【北狼/竞千】下雨天

真的是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,BUG如毛,先向被雷到的姑娘说声抱歉!!!

其实我就想北狼的TAG能有个更新……太太们你们看一眼北狼,该更文了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天上哗哗地下着大雨,泥泞的山间小路上一小一大的两个身影正向前跑去。


    “阿爹,都怪你不好好休息要出来玩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怪我怪我,我这不是怕七巧你待在屋子里闷吗?”

    “阿爹你又找理由,明明是你自己想出来玩!”

    ……


    千雪孤鸣气闷,这贼老天不不知怎么搞的,总要和他过不去。

    从很久以前开始,他做什么都会有人和他作对。自从被打下悬崖,他就躺了不知道多久,再躺下去骨头都要发霉了。本来想着带七巧出来踏青,顺便活动一下筋骨,谁知道出来还是大好的艳阳天,没玩多久就下起了大雨。


    跑着跑着一座小木屋渐渐出现在父女俩眼前,还好他们俩没有玩的太远。

    “到了到了,七巧我们赶紧进屋去。”不等七巧反应,千雪孤鸣立即把七巧抱在怀里,推门跑进了屋子。


    小木屋里很暖和,早上出门采参的单夸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,已经在屋里升起了一盆炭火。

    “我今年很大了不要抱,”七巧生气地跳出了千雪孤鸣的怀抱“夸叔你回来啦!”

    单夸笑道:“我一回来就看到你们不在,想来是出去玩了。千雪王爷贵胄之身应该是不会看天象的,知道你们肯定要淋雨。”单夸又向盆里加了些炭火把火烧得更旺,“我备好了衣服,七巧你们赶紧去换一身衣服吧,免得着凉了。”

    千雪孤鸣挠了挠头,道:“多谢恩公,又给恩公添麻烦了。七巧你先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说完七巧小跑着进了房间。


    千雪孤鸣搬了个凳子在单夸的对面坐下,伸出手靠近炭火暖暖。

    他很想找个话题。千雪孤鸣自诩不是一个不善交谈的人,可是不知道怎么的,他每次一个人和单夸独处就浑身不自在。想和单夸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说些什么。 单夸也好像知道一样,很少和他独处。

    两人只是沉默地坐着,气氛有些尴尬。


    “阿爹我换好衣服啦,你可以去换衣服了。” 

    千雪孤鸣听到闺女的声音松了口气,七巧真是他的小救星。 

    单夸起身找出一个小凳子,正想给七巧搬过来,千雪拦住单夸道:“恩公,你身体不好就别把东西搬来搬去啦,我来搬吧。”

    单夸道:“无妨,以前有一位大夫告诉我,我得多锻炼。”

    千雪道:“你天天都去出采药锻炼得够了,还是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七巧看着两个人推来推去,直接自己拿起小凳子道:“我自己搬啦,阿娘说小孩的事情要自己做。”

    单夸笑道:“七巧说得对,小孩的事情要自己做,”说完又坐回凳子上,“七巧来,夸叔帮你擦头发。”

    七巧把凳子放在单夸旁,乖巧地坐下:“谢谢夸叔。阿爹你快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知道啦,人小鬼大。”千雪孤鸣说完便进了房间换衣服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七巧很喜欢你阿爹吗?”单夸边帮七巧擦头发边问。

    七巧回答:“当然喜欢阿爹啦。虽然阿爹他总是大大咧咧的,有时候还有点笨,但是阿爹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!”

    “哈,七巧说得对,你阿爹他确实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。”



    千雪孤鸣脱衣服的时候,衣服里掉出了几个花环。

    那是他教七巧编的花环。一个小的缀了小花的是他给七巧编的,一个大没怎么编好的是七巧当练手给他编的,一个大的编得好还有小花的是七巧给单夸编的。

    老天爷偏心别人就算了,连闺女都偏心别人了,为什么他的花环是练手的那个。 

    抱怨归抱怨,千雪孤鸣还是把三个花环小心地放在桌上,继续换衣服。


    千雪孤鸣很喜欢雨天,因为要是那天他拉着温仔藏仔出去撒泼,又突然下雨了,他就有理由不回去了。千雪孤鸣不喜欢在待在那些大大小小的宫里,每天做着同样的事情,还有一个王兄天天叫他念书。

    他去过中原的金陵,坐在画舫上,十里秦淮,滿楼红袖招。他还去过海境,人的身边都是无边无际的海水,白天的时候一抬头阳光透过海水懒洋洋地洒在身上。 

    他想走遍苗疆,走遍中原,还有世上的许多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天下那么宽广,没有人能束缚他。 

    

    千雪孤鸣想起来大约也是这样一个下雨天,他没有拉着温仔藏仔出去撒野,而是拉了另一个人出去。

    那天原本天气也和今天一样好,正好适合体虚的人出去晒晒太阳。谁知道贼老天下突然就起了雨。千雪孤鸣一把就抓过人往回跑,心想,他完蛋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那个人果不其然地发起了高烧,千雪孤鸣果不其然地被他的王兄揍了一顿。 

    “你自己胡闹就算了,还要拉着王叔!”

    后来这两个人都揍过他,王兄揍的多些,王叔揍的疼些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千雪孤鸣想自己就过得应该很滋润了。至少在苗疆过得很滋润,他是当今苗王的王叔,没人敢揍他,只有他揍别人的份。


    “阿爹!你好了没有!”千雪孤鸣听到在外面的七巧喊道。


    “来了!”他拿起桌上的花环小心地收在怀里。

    千雪孤鸣心想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女。在那个下雨天,正好是四五月百花齐放的好时节,漫山遍野的花。

    他编了一个花环送给别人,七巧今天也编了一个。

    他后来再也没见过那个花环,可能是枯萎了,被丢掉了吧。

    他千雪孤鸣可得好好保护他闺女的心意。


     看到千雪孤鸣出来,七巧问:“阿爹,我的花环呢?”

    “这呢,放心,你阿爹有好好保护你的花环。来,给你”说着千雪孤鸣从怀里掏出了七巧让他好好保护的花环,“给你夸叔的花环就是编的好看的,给你阿爹就是练手的,阿爹真是好伤心。”

    七巧接过花环,说:“哼,谁叫阿爹你不好好休息,伤还没好就到处乱跑。我要告诉凤蝶姐姐!”七巧把花环递给身旁的单夸,“谢谢夸叔帮助我们这么多。” 

    单夸收下花环笑道:“谢谢七巧。要是夸叔遇到麻烦七巧和千雪王爷也会帮夸叔。千雪王爷伤还没痊愈确实不该乱跑。”单夸边说边递给千雪一块头干布,“千雪王爷擦擦头发吧,免得染了风寒,伤上加伤。”

    千雪孤鸣接过干布,不好意思道:“多谢恩公。我知道错啦,但是躺这么久我真是要生霉了。你是恩公,就别叫我千雪王爷啦,叫我千雪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那千雪也别叫我恩公,叫小民单夸即可。”


    千雪孤鸣听到单夸这声千雪不禁晃了一下神,不知道想起了什么。


    七巧见千雪孤鸣这么久没反应就叫一声:“阿爹!”

    千雪孤鸣惊了一下,一下坐稳,往后仰去,“砰”的一声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
    七巧看了立刻跳下凳子,跑过去扶起千雪孤鸣。

    单夸看了也赶紧过去把千雪孤鸣扶到凳子上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痛死了。”千雪孤鸣一边扶着腰,一边战战兢兢地坐到凳子上。

    单夸看到千雪孤鸣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千雪真是十分,”单夸顿了一下“十分可爱。”

    千雪孤鸣听了急了:“什么可爱啊!”一下不小心又扭到了伤口,大吸了一口气,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七巧把千雪孤鸣按在凳子上:“阿爹哪里可爱了,明明是笨,都不知道在发什么呆。笨阿爹,不要动!七巧给你拿跌打药。”

    单夸道:“七巧,我带你去吧,太高了,你拿不到。”


    七巧牵起单夸的手:“谢谢夸叔。”


    千雪孤鸣听着窗外的雨,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,两人的脚步声夹杂在雨声里。


    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单夸的时候他念的那首诗,山中无甲子

    后面是什么来着?算了,不重要。他千雪孤鸣四海为家不需要懂这么多这些弯弯道道的东西。


    在他记忆的那个下雨天里,王兄的骂声,竞日孤鸣的咳嗽声,宫人的脚步声也是这样夹杂在雨声里。


    他看到墙上挂着一个枯萎的花环。

    这是哪家姑娘送的,手艺挺不错的嘛。


    雨下的真大。千雪孤鸣心想。 

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

感谢忍受到这里!

小王为什么一开始不把布给千雪呢?因为尴尬紧张一下子就忘了,我觉得他每次见到千雪都很紧张。这真的不是BUG!

七巧没有这么熊,可是刚看完《摩登家庭》忍不住就向莉莉靠拢了。

求病友啊!!!一起聊剧聊人生(什么鬼)都是极好的!!!

有没有人和我一样孤独!!!!TAT

评论(16)
热度(9)
©Cynthia | Powered by LOFTER